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理论研究 > 资本精神
重新发现资本 开拓民族精神 卢德之在 《资本精神》中的可贵探索
作者:高续增
发布时间:2008-05-28

 

        在卢德之先生的《资本精神》在行将付梓时,松奇先生拿来毛样让我读一读,说这位作者的思想与我有某种共通之处。我读后,——果然如此,这也是能让我用整整一天的时间从头到尾一字不落地读完它的原因。我喜欢读这样的书,与此对应的是那些充满概念和说教的主流学人的著作。我也能想到,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像我这样喜欢这种书的原因是,读这样的书不会让读者直接增长挣钱的本事。而且读这样的书需要有充裕的时间和一定的修养,二者必须兼而有之的人才能饶有兴味地阅读下去。

        令人担忧的是,这样的书在交到出版社的时候,往往要经历忠于职守的编辑们手中那把严厉裁刀的修整,把许多本来是精华的亮点砍去,才能以符合“常例”的面目与世人见面。

        作者所论跨越多个门类的学科,而且,占据那些个学科的山大王们个个都是有来头的神仙,因此,此书就是出了,也不会被所谓主流看好,但愿我的这个估计是过于悲观了。

        我想,在向普通读者推荐这本书的时候,有必要做一些铺垫,因为一般读者都会有这样的想法:这是一类怎样的书?我应当怎样读才能取得最大的收获?

        先说书名。我所设想的多数读者可能被我低看了,他们冲着《资本精神》这个书名而来的理由很可能是,以为了解了资本的特性,大概以后挣起钱来会更加得心应手,于是才买,才读这本书

        错了,如果你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手,这本书很可能让你在刚起步冒险跋涉时就走向失败,就像你学好了股份经济理论后再进人中国股市就一定亏本一样。

        但是,如果你作为一个成功人士,要想在商海中或经济思想领城做点前无古人的创举,没有这本书所倡导的那种精神,是决然不可能的。让我用一句话来概括这本书,就是“引导成功人士继续走向辉煌的高级读物”。我这样说原因是,作者花费十几年的时间终于把“资本”给琢磨透了,从根本上掌握了它的习性,具备这样的功力是在资本大潮中能与索罗斯那号人“共舞”的基本条件。

        本书的另一个意义,我认为是能帮助读者进行资本本质观念的转换。

        资本在我们这些以学习《资本论》为起点领会其含义的人们看来,有必要脱开意识形态的和中国旧传统中“货殖”的概念束缚。怎么办?我以为,必须把“资本”这个词放到更广阔的语境中来理解。这样,卢德之先生的这部著作就是一篇很不错的解说词讲稿。

        没有了中国人所习惯了的那种概念意义作用地位之类的简单化“标签”,这本书就很容易被一些人批评为“有些零乱”,原因还是上面所说的那样,是因为作者跨越多个“学科”有经济学、历史学、哲学、伦理学、政治学甚至一脚还踩到了神学的边缘。但我并不感觉是被作者这个博学的“超级导游”大跨度地来回驱使,因为我自己在写文章的时候,也经常是这样做的——所谓学科的界线并不应当成为阻止学者进行思想漫游的藩篱,惟此,才能出思想,出新知。现在的中国人做学问,往往为了某种急切的目的都要让评审者、投资人认可,甚至为了编辑的偏好而看人下莱碟;但是,要想领会卢德之先生关于他的“资本精神”的理解,就只能跟随着他的浪漫思路,仔细地聆听他那些富有诗惫的感悟和独特发现了。

        多年来,“资本”一词,与血(不是流在血管里的血,而是因为横祸而溅出来的血)、与人所能想到的肮脏的东西联系在一起,因此它到了以“道德之渊蔽”自诩的中国必然就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贬义词。近年来虽然大有改观,但作者直接把它当成与福音相类似的圣洁之物来宣传,也与节俭、诚实、信用等近来中国社会稀缺的美德联系在一起,着实可贵,而它的“肉身”又是财富,——多么美好的尤物!在作者的眼里,“资本精神”还具有“革命性”、“人文性”和“民族性”于是作者在介绍了“资本精神“在西方怎样被发现、被宏扬了之后 就开始探寻为什么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被我们聪明智慧的祖先忽略了呢”这个问题。作者引用了大量的典籍,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传统社会所信奉的道德体系,是“以人的欲望为出发点的道德体系”,这样的道德“必然是伪道德”而在奉行这样道德体系的社会里当然就不会有资本的正常发育和集聚,‘资本主义之树’也就不可能在这种土地上成长”。这个结论我同意。
我所理解的资本和资本精神是这样的:资本源于财富,但高于财畜;财富常有,而资本不常有;就像财主常有,而“财神”不常有。“财神”是谁?在作者的心里是范蠡见第43页“中国资本发祥”),在我的心里还有李嘉诚,是索罗斯。这些“财神”无一不是精通资本精神的巨人。

        按照我的理解,资本与财富之间的关系还可以用数学方式来描述,财富是常量,资本是变量。财富的价值量由外部因素来决定,它没有主动性,是个布袋娃娃一样的玩偶;而资本的价值在很大的程度上决定于它自身的主动精神,因为它先天具有自我实现自我生发自我成就、自繁殖、自扩展的内部动力,像哈里•波特胯下那神奇的扫把,这就是我所理解的资本精神。

        资本与财富也很像钞票与股票之间的区别和联系。把生命的意义斌予资本,就能产生资本精神。这种传统不可能产生于中国。在中国,如果它稍有苗头,就会遭到无情扼杀。朱元璋无故地杀害打算用自己的金钱犒劳大明王朝驻南京部队的大商人沈万山,其实后者也不过是一个有点钱的奴仆,其“罪过”最多也不过是想在皇帝面前露一露富而已绝对没有在皇帝卧榻旁开办股份公司的胆量(见本书的第98页)。中国历史上能出现祖冲之、朱载靖这样极其聪颖智慧者,而不可能出现莱布尼兹或笛卡尔,因为中国人一直死死地认定“人是万物之灵”,不愿意让自己的灵魂“出壳”,把“心”交出来接受神抚摩和宜慰。西方人就把灵魂的归宿奉献给上帝,(人们都来信奉这种哲学)神学就有了生命,就有了富有生机的现代社会和它永远不竭的前驱动力,而一旦资本被西方人赋予了生命,资本主义就有赖以萌发的温床。 此前我爱把这个资本主义称为“市场哲学”。

        两千年来,中国人停步于“以人为本”,不真心信奉神灵,把神当成工具、当成救命时的一根稻草,社会进步就只能停滞在一个高坎前,无法实现超越,这就是中国社会和 中国文化的深度病灶。我估计,我的如上想法大概能与作者共享或者相通。

        最后我想对这部著作本身做如下一个评判。

        大千世界,本就是一个浑然一体的存在(“存在”在这里是哲学名词being),因此相应地,人类的知识体系也应当是一座反映和描述这个“大客观”的殿堂,它自身不会因人的渺小悟力而割裂为天文地理人文经济之类的若干局部。但是柏拉图以后,由于它变得越来越宏大,已经没有人能单独撑起演说这个体系的整部话本了,无论是牛顿—爱因斯坦、马丁•路德—加尔文、康德—黑格尔、亚当•斯密—凯恩斯、以及达尔文、孟德尔、弗洛伊德,虽然都堪称巨匠,但在这所殿堂里都不过是它的一根根擦条而已,表面上他们分属于不同学科 各说各话但实际上,他们相互补充、互为犄角,遵循着同一个或同一组原始法则,笃信着造成这个世界的那个最初的“第一推动力”。

        今后乃至永远,个人的生命周期越来越难以与如此宏大工程相对应,大圣再也难以出世了。

        而卢德之先生的这本书让我看出了这样的意图:他想以自己个人之力将它从宏观的视角俯视之、“结构”之(此处的“结构”是动词),显然以他的知识和方法储备 只能慷慨起势 而无法圆满收兵。在这里,我没有给他和他的这本书以过分的赞誉,只是说,我看出来了,他曾经有这样雄心。其实不少有志者在年少时,初识人类知识这座大观园的时候,也都有这个志向,卢德之先生只是一个把这个志向维持得较为久远(并最终“物化”为一部著作)的一个 罢了。当前的社会“俗务”必然会阻挡他这个宏大计划的进一步实施。但是,有这本书就足够了,也足以让一般人对他的这个宏愿投来佩服的目光了。

        同样的理由,出于我的职业敏感,我也在他的这本书中因力竭而现出的些许破绽。

        卢德之先生在书中(第40页)说:“中国的古代,从理论上讲有四五次机会可能萌生资本主义。……”但是,到后面第64页,他又说:“……在两千年的漫长的历史中,资本主义之树也不可能在这种土地上成长。”我同意后面的结论,因为从秦始皇开始,中国的铁腕人物就毫无例外地成为“资本主义”的仇敌。资本精神”向中国传统像个样儿的惟一次的挑战,是《盐铁论》所记录下来的那场论争。我在《一个偶然出现的繁荣社会——文景之治》对此有详细的论述。自打那以后,《盐铁论》就成了中国严格意义的“经济宪法”,专制君主和他们的卫道士们也据此严厉对待不时发生的自由市场理念和由此引发的实际操作(商业活动),那种行为(商业活动)成了卖淫。“资本精神”只能望见中国人就环顾逃遁,再也不敢来踏足这块大陆了。

        借此机会我也想明确摆出我与卢德之先生看法相异的一点,就是我不同意卢德之先生将所谓封建主义与君主专制等同看待的意见。我认为,“封建者”在本质上是谦虚的,自己的能力不足 就委托他人来 进行统治,以周公和项羽为代表,历史上那位真实存在过的孔老夫子一生所宣扬的,就是这个“主义”,不幸他老人家却在死后成为他所激烈批评的对立面一方的精神领袖。

        而“专制者”在本质上是狂人,是野心家,李悝和商鞍开了这门歪学问先河,实施最力的是刘邦和朱元璋,他们是没有文化素养的游民,王朔所谓“无知者无畏”,胆大包天,多无耻的事都敢做,他们的后代也基本上是不称职的皇帝。要是像日本古代皇帝那样谦卑和谨慎,那资本精神也早就敲开中国的大门,何苦最后让人家强盗一般明火执仗地打上门来呢!

        君子和而不同,这些差异不足以掩盖住我对这位作者由衷的钦佩。我设想卢德之先生的这本书能立得住几十年。
 

 

您是第 位访问者 京ICP备081030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4597号 版权所有:华民慈善基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