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 理论研究 > 资本精神
引领新的财富革命和财富伦理变革
作者:陈世民
发布时间:2008-07-02

        

    财富被创造的过程就是世界形成的过程,一代又一代人对财富的渴求彻底改变了原有的社会,催生了新的时代。有关财富的活动成为历史前进的关键因素。从远古时期,人类把贝壳当成财富,到后来的黄金和白银,再后来是全球通行的纸币。财富表现形式和创造活动的不同,引发了人类历史上一轮又一轮的财富革命。革命是一个令人热血沸腾的词。这个词带来的意境冲击,带来的创新、力量和勇气,带来的激情,在《资本精神》这本书中尽显无遗。在一个财富观不太成熟的时代,《资本精神》无疑是让死水变活的大石,具有革命的意义。作者“心事浩渺连广宇,于细声处听惊雷”之感更是力透纸背。

   《资本精神》探讨了现代人类的“财富”困惑,面对与经济发展相伴相生的普遍苦闷与反思,通过对传统商业文化和财富精神“追根寻源”式的体例安排,构建了“物我两忘”、“灵肉合一”新的财富伦理和财富精神,富有“新经济哲学”的醒世意义和文化价值。

  
 一、《资本精神》中的财富观
 

   《资本精神》的财富观可概括为“经过三个阶段,实现两次飞跃,达到一个回归”。

        资本精神作为一种神圣的精神,在“创造财富”、“积累财富”和“使用财富”三个阶段都有鲜明的伦理导向。在创造财富阶段,表现为作者所倡导的拼命地赚钱,激励人们以不懈的努力去创造个人财富和社会财富。在积累财富阶段,表现为拼命地省钱,倡导人们严格节制个人欲望、过简朴节俭的生活,这是财富积累的要求,也是财富扩张、不断扩大再生产的根本保证。在使用财富阶段,体现为拼命地为神圣的事业而花钱。也就是作者所推崇的慈善事业。关照精神信仰、关照国家和社会等人类共同体,在对世间的爱中得到永恒,这是最根本的意义。资本精神从最本质的意义上说,就是指社会物质进步背后的道德动机。这样,经过三个阶段,既积累了经济优势,又积累了道德优势。这种精神对公民、企业、国家的财富增长、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都能起到十分重要的促进作用。

    两次飞跃是指“从穷人到富人的飞跃”,“从富人到好人的飞跃”。资本的实质就是发展。资本精神就是要有不断发展的趋利冲动和加快发展的创富激情。通过发展,穷人也就变成了富人。而人在商业文明里,可以深层实现自我,也可以失去自我,异化自我。作者强调的是商业中人的主体性,既要实践实行,又要勿失自我,追求的是前者。当一个富人以慈善为事业的时候,当一个富人超越于物质,超越于自我的时候,富人也就实现了到好人的飞跃。

    一个回归是指随着财富回归社会,人性也就实现了回归至善之道。回归之道是“至真至善至美”的统一。作者主张财富来自于社会也应回归社会,认为这是资本活动中良知的呼唤。认为至善是超越的,又是实在的,是对人类存在及其命运的终极关怀。至善是引领人类奋斗和努力的火炬。人如何通过自己的行为接近至善。作者提出了一条回归之道,首先是感悟至善,然后是为至善创造财富,最后是为至善处置财富。并明确指出这是有限的人接近无限的至善的过程。让财富成为至善的产业,财富就有了最大的用处,而个体则得到了生命的超越,从而使自己的生命有了终极的意义。这样,企业家和慈善家就是一张名片的两个面。至此,建构出“物我两忘”、“灵肉统一”的“回归”境界与精神。

    借用精神分析学大师弗洛依德在20世纪20年代建构的“本我—自我一超我”的三重人格结构学说,我们可以看出,作者从“本我”(创造财富的欲望和激情)出发,走向“自我”(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历经磨练),最终达到“超我”(无我)——实现了物我两忘的最高商业境界。富人财富散去之时,也就成了升华的契机因缘。正如奥地利析学家精神分析学家维克多·弗兰克尔认为“只有当一个人从自我中心中退出来时,他才能获得一种真正的存在方式。”

 
  二、《资本精神》财富观的理论来源和现实基础

   

    资本精神既鼓励人们努力创造财富、积累财富,又倡导人们超越于财富,超越于自我。这种财富伦理观有其广泛的理论来源,又有其深邃的现实思考。中国的儒家思想在社会这个尺度上,要求人担当;而道家思想在生命层面上,要求人超越。担当是我们的一份社会职责,超越是我们的一个生命境界。儒家授人以使命,教人实现;道家假人以羽翼,教人超越。儒道相生相济再加上佛的顿悟,就成了作者《资本精神》一书的理论来源。正如李泽厚在其《华夏美学》中对儒、道、佛为主的传统文化心理结构及主体意识关系时的阐述:“不只是追求树立某种伦理的(儒家)或超越的(道家)理想人格,而是寻求某种达到永恒本体的心灵道路。这条道路,是通由‘妙悟’,并且也只有通由‘妙悟’,去得到永恒。这正是禅的特色。”儒道佛的兼收并蓄,统归于《资本精神》所体现的融真善美为一体的回归之路、灵魂之道。同时,该书财富观还有厚重的宗教来源和坚实的社会来源。主要是基督教新教革命后形成的新教伦理所倡导的按上帝要求聚财散财观,以及社会主义运动所提倡的社会责任、诚实劳动等。作者指出“人会从更广阔的视角看待自己的财产,在更大、更高的意义上使用财富,渴望自己的生命有更深刻的意义”,“把财产给穷人”,既是对神的召唤的响应,也是社会责任的要求。

    20世纪末,随着新技术革命的兴起,各种生产要素都积极参与到财富的创造和分配中来。在这种历史进程中,人影响历史的必然性和可能性被无形放大。而人类一味追求物质文明的浪潮已造成严重负面后果,压倒一切的经济发展使人类受益的同时,也越来越严重地威胁到人类社会文明的根基。人对物欲的追求越来越强烈,一方面是贫富悬殊、金钱至上的新拜物教盛行;另一方面是为富不仁、人情淡薄、心灵空虚、道德沦丧,同时各种社会问题如贫富差距悬殊、人口老龄化等日益严重。

    基于多年的商业实践与思考,作者站在历史的高度,开始为人类的未来担忧。而人类的明天取决于人自己作出的选择,人类必须面向未来,“对未来负责”。人的责任始终同人的自由选择的能力和范围成正比,能力和范围强,人的责任也就空前大起来。“对未来负责”应该成为这个时代的主题。作者正是站在时代的高点,散发出人类至高理性的光芒,奉献给社会包含其“新经济哲学”的《资本精神》——构建“物我两忘”的新的财富伦理,其蕴含的厚重深邃的时代忧患与醒世意义,已超越了民族、国家、意识形态等界限,体现了作者“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春风唤不回”的情怀。

  
 
 三 《资本精神》的财富革命意义
 

    在着眼未来,以对人类未来负责的思考下产生的《资本精神》的财富观和财富伦理,它的革命性是不言而喻。

        首先是引发全社会财富观念的重大变革。只有观念的变革,才会带来思想的解放、精神面貌的变化。从最本质的意义上讲,资本就是增长,就是发展,发展的愿望就是资本精神。资本精神的革命性,这是由资本发展的特性决定的。发展首先表现为崇尚财富。财富是个好东西。其实马克思就说过:思想一旦离开了利益,就会使自己出丑。邓小平同志也说过:不重视物质利益,对少数先进分子可以,对广大群众不行;一段时间可以,长期不行。尊重财富,也就必然会尊敬创造财富的人。企业家是市场经济的产物,历史赋予他们时代的重任,像战争年代需要将军一样。培养一批懂经济会经营的企业家群体,通过他们,在全社会掀起抢资本抢发展的热潮。观念的大变革才会带来发展的大突破。当中国企业家群体集体崛起的时候,也就是我们伟大民族复兴之际。

        其次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富人阶级自己积极主动地“革自己的命”。革命的方式是富人拼命地为了神圣的事业而花钱。要把慈善做成事业。慈善的核心就是一种社会责任。财富的集聚也就是社会责任的集聚,这是资本精神熏陶下先富起来的公民应有的胸襟,也是企业家在从生存向着回报社会、承担社会责任的更高境界迈进的基本要求。富人的这种自我革命行为是富人自发、自觉、自愿的行为,是富人灵魂深处的革命。肉体天然导向恶,灵魂必然要导向善。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欲望是无止境的,“终日奔波只为饥,方才一饱便思衣,衣食两般俱已足,又思娇柔美貌妻,娶得美妻生下子,恨无田地少根基,良田置得多广阔,出入又嫌少马骑,槽头扣了骡和马,恐无官职被人欺,七品县官还嫌小,又想朝中挂紫衣,要问世人心田足,除非南柯一梦西。”而在资本精神引领下的富人,不但具有实践性,更重要的是具有超越性。超越于物质,超越于自我,在这种富人革命中,新的财富伦理也就会蔚然成风。伦理学中有一种叫做至善主义,还有一种叫做功利主义。至善主义是在传统社会占主导的伦理学理论,强调道德上的优秀和卓越,人格上的尽善尽美。有一种精英的性质,重视质,重视人生精神和超越的一面。功利主义则是在现代社会占主导的伦理学理论,强调经济和物质利益的价值观,有一种平民的性质,重视量,重视人生物质和实际的一面。而资本精神引领下的财富伦理是对二者的突破,又是对二者的统一。这种伦理既重视经济和物质利益,更强调人格完善,是量和质的统一。“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市场经济只有建立在这样的财富伦理与市场伦理的基础上,才如同建立在磐石之上。

        第三,资本精神具是引导穷人的实效。在市场经济的今天,在资本精神的引导下,穷人首先应以富人作为自己学习的目标,以富人为师,积极创造财富和积累财富,知穷而后勇,实现后发超越;其二,培养知恩感恩报恩施恩的情怀和情操。鸦有反哺之义,羊有跪乳之恩,这是自然现象;“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衔环结草,以恩报德”,中国绵延多年的古老成语,告诉我们的也是感恩。感恩是一种意识,感恩是一种品德,感恩更是一种力量。只有这样,才会实现穷人-富人-好人的飞跃;只有这样,才会激励更多的人融入“知恩、感恩、报恩、给予”的循环中。

        在这种新的财富伦理引领下,社会和谐发展,经济科学发展。既实现了经济快速发展,又使经济的发展有了力量之源,为发展注入了持续不断的动力。在追求物性的过程中,实现人的本性即超越性。正如一位哲人所说:我们需要一种欢欣的感性,这种感性之心可以使我们触目生春,所及之处充满了欢乐;我们也需要一种清明的理性,这种理性是在这个嘈杂的物化世界中拯救生命的一种力量。

        开放的中国,需要开放的心态。在对未来负责的思考下,资本精神既抛弃了无所作为的犬儒主义,又实现了与狂妄自大的浪漫主义的分裂,使实践理性旗帜高高飘扬。一场由“资本精神”引就的新财富革命的号角已经吹响。

 

 

您是第 位访问者 京ICP备081030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4597号 版权所有:华民慈善基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