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卢德之:人类社会理当为至善而创造财富
作者:卢德之
发布时间:2016-05-04
 
按语:5月4日,我会理事长卢德之博士在我会“资本与共享”座谈会上发表题为“人类社会理当为至善而创造财富”的讲话,现转载在此,与大家共享。
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弘康人寿保险公司董事长 卢德之博士

        今年4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时强调提出:“只有富有爱心的财富才是真正有意义的财富,只有积极承担社会责任的企业才是最有竞争力和生命力的企业。”这句朴素的话语说出了我们创造财富与发展企业的真谛。人类社会为什么创造财富?企业怎样承担推动社会发展的责任?我在自己今年1月出版的《资本精神》小书里专门谈到了创造财富与超越创造的问题,都是我这些年来的实践认识与体会。今天与各位交流,我们的视野可以放开一些,立意也要放高一些,因为今天的世界联系日益紧密,不能再孤立地看自己或者看别人了。所以,我想说的是,人类社会理当为至善而创造财富。

       

         我认为,人类社会的崇高价值,也可以表现在为至善而创造的财富。那么,至善是什么呢?人世间又怎么会产生至善的理念,并付诸行动呢?我们把存在于人的灵魂深处的道德理想叫作善,把其中终极的、普世的,或者说共同的核心部分叫作至善。至善有美的东西在其中,但美不是至善;美更多的来源于感觉,至善则是一种价值判断与规范。 

 

        从生成上看,至善有三个来源:一是人类崇高的理想与美好的价值观,比如“大同”思想、共享理想与目标等;二是人类宗教中所表达的终极追求,比如上帝、天堂等;三是人类的实践总结,人类美好的道德都可以用至善来概括。人类在不断的实践与思考中形成了至善的追求,就是要对人类整体负责,要融合来自人间世俗的、神的美好追求,至善的追求——共享就是这样的一种追求。这也可以说,至善就是个人对自己灵与肉的整体性超越。正如古希腊哲学家伊壁鸠鲁所说的:“快乐地活着而不谨慎地、不正大光明地、不正直地活着,是不可能的;谨慎地、正大光明地、正直地活着却不快乐地活着,也是不可能的,那没有谨慎地、正大光明地、正直地活着的人,也不可能快乐地活着。” 

 

        人的一生始终受到各种外界因素的限制,以至人的生命成为一个有限的过程。在各种限制因素中,人的情欲与肉体的自然状态,总是指向道德上的恶与罪。所以,从人的自然本能来看,一般情况下,有限的人生不会、也没有必要无限地创造财富。因此,当一个人处于道德的自然状态时,如果他有机会获得大量的财富,他只会顺从肉体的自然要求,满足种种物欲、色欲、权欲、名利欲。在这样穷奢极欲、花天酒地之外,一个人还会有什么高尚的追求?可能不会,因为那一切就是他创造财富的全部目的了。 

 

        不仅如此,如果一个人不能超越自我,只做欲望的奴隶,他就会把自己能够获得财富看成是自己有能力的结果,这种自我夸耀又会使他自认为高人一等,进而产生一种要求别人服从自己的权力欲。这或许就是为富不仁的思想根源。所以说,一个没有超越道德理想的人,一旦获得了财富,不但会穷奢极欲,而且会为富不仁。

 

         所幸的是,人类不是没有道德与智慧追求的物种,而是不同于其他物种的灵长物种。人们能够感悟到超越于自我物欲的、崇高的道德召唤。人类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一些最深刻地思考了人类处境与未来前景的思想者普遍认为,这种超越才是我们能够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上得到自我拯救的唯一希望。美国的安德鲁•卡内基早在100多年前就总结出了一句名言:“一个有钱人如果到死还是很有钱,那就是一件可耻的事情。”那么,怎样摆脱这种“可耻的事情”呢?我们只有去响应我们心灵深处最神圣的道德召唤,真正认识到财富的本质,自觉地让过多的财富不成为我们的罪证,而成为我们道德理想的旗帜,才可能不去做那一件“可耻的事情”。 

 

         正如前面所说的,我们心灵深处最神圣的道德召唤,就是我们自觉接受至善呼唤的回音。至善是个人对自己灵与肉的整体性超越。人在至善的引导下不但能够超越个人,也能够超越人类。人类是人的集合体,不管这个集合体有多么大,仍然是由有私欲、私利的人所组成。比如一个民族,就会把自己的民族利益置于其他民族利益之上,所谓自己的“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口号,其实质还是私利、私欲支配的结果,只是把自我扩展到了国家的尺度之上而已。而至高的道德理想,既不属于一人,也不属于一家和一国。尽管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这种国家性质的要求,又是必要的,甚至是神圣的,但人类社会还必须要有超越于国家之上的、为所有国家、所有人所共同接受的东西。那是什么呢?那只能是超越于任何人及其组织之上的、终极的道德理想。至善就是对所有时代、所有人最好的终极的解决方案。  

 

        财富是人类按照自己的需要设计并创造出来的物质秩序。作为一种特定的物质过程,财富有没有道德属性呢?当然有。比如人们所说的黑心钱,就是一种道德判断。人们不愿意赚黑心钱,一方面是出于人的本能的道德取舍,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对利害的考虑。一个人如果收了黑心钱,会有什么后果呢?很可能心神不宁,晚上睡不着觉。为什么睡不着觉?那是一种真正地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害怕报复,害怕天谴。这也是出于对利害的考量,无论来自有意识还是潜意识。也就是说,道德决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如果一个人得到财富的同时,也在制造人与人之间的仇恨,这种财富就是不道德的,也是不安全的。即使是那些只想满足欲望权利的人,如果在得到财产的同时,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也是舍本逐末。生命没有了,欲望随之消失了,空有财产还有什么意义呢?如此看来,即便是最初级的道德,也符合人的本质利益。 

 

        而作为道德理想的至善,不仅要求人们不懈地、满怀激情地创造财富,而且要求人们不断地把自己创造的财富以适当的方式积累起来,再去创造更多的财富。善在这里的意义是,既要求取得财富的过程不违背一般的道德要求,也要求人们不能只顾自己“欲望满足的权利”,而要考虑为他人去创造财富。在这里,创造财富的过程完全属于个人,处置财富的权力也属于个人,只是使用财富的人扩大到了那些需要援助的人。那么,这些创造财富的人能够得到什么呢?就他本人来说,得到了灵魂深处道德理想的满足——那是人的生命中唯一与永恒相联系的东西;对接受援助的人来说,得到的则是现实的生活改善和生命的尊严;对社会来说,得到的是促进社会文明进步与发展所需要的创造活力和社会的安宁与和谐。 

 

         托马斯•阿奎那在谈到人的德性时说,德性就是指“一个力量之完善”。他还认为:“任何事物的完善,主要地视其目的而定,而力量的目的是行动,所以说一个人的力量是完善的,乃是因为它被决定去做它的行动。”还需要清楚的是,至善并不仅仅要求人们利他。一个人合理地处置自己的财富,用自己创造的财富去兼善社会与他人,得到的是一个与永恒的道德理想相联系的生命价值。创造财富不是人的目的,只是人们追求幸福的一种手段。不管一个人为援助别人拿出的财产有多么大,他的所得都要比他因出手援助而失去的要多。他的道德价值将融入至善,成为人类永恒的道德理想的一部分。他的援助行为、他的善举不仅增强了财富的活力,而且使财富超越了财富本身的价值,同时让他的生命得到了升华,得到了通往永恒的生命价值——世界上还有多少东西比生命价值更加宝贵呢?还有多少东西比为至善而创造的财富更加令人敬重呢?我想,肯定有,但不会多。 

 

        不仅如此,我更加认为,追求至善是保持创造激情的基础。为什么呢?我们知道,人是一种特殊的动物,人与其他动物相比,不同的地方很多,突出的是人有精、气、神等品质。这些品质往往被称为人的灵魂。人的这种灵魂相对于肉体而存在。肉体的存在产生欲望,食欲、色欲、情欲、权力欲、名利欲等欲望。这些欲望都是由人的肉体产生的,不具有超越性。一切从肉体产生的东西都倾向于恶而不是善,因为所有的欲望都是以满足自身肉体的需要,即食、色、情、权、美、名等为目的。所有的善都是超越自我的存在,任何以自我作为出发点和受益人的活动、动机,都不是善。如果我们的理想,只是最大限度地满足那个必定要回归到泥土的躯壳所需的话,那它必然会随着泥土一起被置于寂寥的荒野,最后草芥丛生。 

 

        其实,从自身的肉体出发是所有的动物共同的特征。这种特征往往导向恶而不是善。灵魂一定要超越这种动物性。肉体则天然地导向恶,灵魂导向的则是善。这个善就是道德超越,超越肉体,超越自我,超越欲望情感。比如人的生命充满“少我”乃至“无我”的辛劳,那就是善。彻底“无我”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与我们生存的基本本性相悖。食、色,性也。欲望是人的本性,不可能改变。所以,任何人,即使是那些最具道德感的人,也不可能强求自己成为“完全的善人”。 

 

        那么,如果人不为自己,而是为了他人辛劳,比如古人说的为了帝王,是不是就是善呢?我想,那也不是。不管什么人,只要是出于肉体、欲望的目的,都不具有道德超越性。如果众人努力去满足一个人的要求时,只会产生更大的恶。让众人去满足一个人的贪欲,除了增加他的贪欲和罪恶之外,不会带来任何道德上的收获。因为任何要求都出自欲望,只要是人,概莫能外。善是自然自在的一种超越,任何一具肉体,不管它是多么崇高伟大,都不具有这种超越。所谓“没有义人,一个都没有”,就是这个意思。道德不承认帝王。道德领域就像法国人所说的房子一样:“风能进,雨能进,帝王不能进。”不管是谁,只要超越了低俗的世俗生活,拥有超越欲望的胸怀与德性,那才是有了善。 

 

         至善是善的终极存在,既是开始,也是终结。如果说善超越了欲望的个体,至善则超越了欲望的整体。至善是超越之后的超越,是存在于所有现实、现世之上的道德理想的巅峰。人只有在灵魂的最深处,才可能仰望它。至善又是关于人类一切自身问题的终极解决方案,是人类理性的至高处。它超越人类的过去、现在与将来,是人类唯一共同利益的关怀者。它是雄踞于人类理性之上的纯粹的道德理性。在人欲横流的时候,至善往往会引领人们驶出欲望海洋的灯塔。至善更是普世的存在,它不仅是一种高高在上的道德理想,同时又是现实的存在,是可以通过人的行为接近的生活目标。 

 

        人怎样追求至善呢?首先让自己的心接受至善,让至善照亮人们那些幽深、浑浊甚至肮脏的心理,使那个从属于肉体、欲望的心,逐渐转变为一颗向善的心。这时候人就有了一种道德感,就会进入一种新的境界。道德感会洗清欲望的污泥,使生命变得干净,变得灵动起来,就能够用一种新的眼光观察世界,看到以前看不到的东西;就会产生新的能力,做到以前想都想不到的事。这种状态,我们的祖先叫作“良知良能”。 

 

         就个人来说,当你有了一颗向往至善的心,当你成为一个良知良能的人,你就会有新的追求,你的追求才会拥有超越于欲望,超越于所处的环境。当你的创造动机脱离了自身肉体,脱离了利己欲望的时候,你就获得了第一次超越。当你把生命的过程看成是通过生命中的创造去表现至善的道德理想时,你的创造也就获得了超越——生命也就成为了那条高居云端的终极道德理想与人世间美好德性的纽带。由此,任何一个创造都将拥有最深刻的激情。

 

        (本文根据讲话录音整理)

 

您是第 位访问者 京ICP备08103007号 版权所有:华民慈善基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