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卢德之:全球视域、中国视角与长沙发展
发布时间:2017-01-22
      按语:我会理事长卢德之博士近日发表了题为“全球视域丶中国视角与长沙发展”的演讲,视角宽广,观点深刻,内容丰富。现将华声在线发布的演讲全文转发,与大家分享,感谢大家多年来对华民慈善基金会的支持和关注,提前恭祝大家新春吉祥,幸福安康。

(卢德之博士在演讲)

 

全球视域、中国视角与长沙发展

——在北京长沙企业商会2017迎新年会暨经济形势解读会上的演讲

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

弘康人寿保险公司董事长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副会长

卢德之

(2017年1月14日)


尊敬的省市驻京办的领导、

各位父老乡亲:

大家下午好!

刚才听了夏斌老师的演讲,感受确实很多。他讲了很多核心词,比如未来可能会分化,比如大国消费市场,比如稳定的发展时期等。实际上他是站在宏观层面上来探讨经济问题的。如果从市场角度来理解,又是怎么样的呢?我个人认为,未来10年,特别是未来5年,企业可能不那么好过,总的来说是不好过的。为什么呢?大家知道,面对国际国内经济形势,我们讲企业的转型升级,已经讲了10多年了。可是我们一边在讲,一边却又在重复过去的错误。到了现在,我们已经被逼到墙角了,再不转,不转好,可能没有好的出路了。我感觉,改革确实是个关键词,不改我们只有等死,当然乱改就只有找死,大方向、大目标非常重要。在我看来,我们一定要活,但到底怎么一个活法呢?刚才夏斌老师讲了很多很好的建议。说实话,我是三分之一的时间做学问,三分之一的时间做慈善,三分之一的时间做企业,我还担任弘康人寿保险公司的法人代表。我今天讲的不可能那么专业,也不是仅仅从经济学角度来看问题,而是从社会学、政治学、伦理学等不同的角度进行阐述。所以,讲的可能比较杂,但也因此有些说法对大家可能会有一些启发,但愿能达到这种效果。昨天下午,秘书处给我出了这个题目是《资本精神与长沙区域经济发展模式》。坦诚地讲,我做了一些准备,但不是很充分,因为飞机晚点,今天凌晨5点钟才到下飞机,上午又开了一个工作会。

从要讲的题目一看,“资本精神”这个概念是我八年前提出来的,现在初步成为经济学的一个概念。讲这个问题,我自然不需要准备。但是,要讲长沙经济区域发展模式,我了解的情况不是很多。尽管如此,我总是在想,长沙毕竟是湖南的经济发动机,长沙经济好了,湖南经济不可能不好。一个数字说,长沙占全省总量的份额已经超过60%。从这个意义上说,长沙经济发展模式成功了、发展了,湖南的发展也就可能更加快了、更加好了。下面,我谈谈自己的一些认识。

一、既要看到资本也看到精神,既要看到大局更要看到胸怀

现在看来,发展经济,仅仅看到资本是不够的了。看到资本,还必须看到资本精神。什么是资本精神呢?就是资本背后的道德精神。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既看资本也看精神,既看大局更看胸怀。

湖南人总喜欢在外面说的两句话是:我们心忧天下,我们敢为人先。这样下来,好像江浙人、广东人就不忧天下似的,好像他们在这些方面做得比我们差。从历史的角度去理解,这个观点有其合理的一面,但是从现实的角度、未来的角度一看,肯定就有问题了。我们要忧天下,前提是要看天下。天下在哪里?我觉得,屈原时代,屈原心目中的天下就是楚国;到了范仲淹时代,他讲的天下就是九州了,可谓“但悲不见九州同”;到了毛泽东时代,天下应该是中国加共产国际、加第三世界,当然还有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世界。到了我们这个时代,天下在哪里?天下是地球加太空了。如果没有这种天下意识,你说忧天下,凭什么资格去忧呢?天下在哪里都不知道,只可能会“坐井观天”,或者以为井上面那一块就是天下了,那就可能是“杞人忧天”了。所以我认为,知道天下,看清天下是非常重要的。

那么,当下的天下到底怎么样了呢?总的情况是,出现了许多非常复杂的问题,比如资本主义世界反全球化、民粹主义泛起问题,比如移民问题、疾病问题、环境破坏问题,还有英国脱离欧盟、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等事件。对这些问题,我们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要抓住事件的本质。比如就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来说,本质上是美国人自己的事,但如果问我怎么看待这件事,我的观点是:我乐见特朗普先生当选美国总统。为什么这样说呢?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一年之前,我就对此有过准确的预测。这个预测,早就发表在媒体上,有文为证。当然,我这个预测不是“押大小”,是有道理的。

2015年10月2号我应邀去纽约拜访了基辛格博士。我看见他办公室里有一张他和希拉里的照片。我就问他,希拉里女士有可能成为下一任总统吗?他说不太可能。我又问,小小布什呢?也就是小布什的弟弟可能吗?他说,更不可能。我问,那会是谁呢?他说,我认为此人来自共和党,但是这个人现在还没有出来。过了一个礼拜,美国媒体上开始出现一个地产商特朗普先生。许多人都说他是出来搅局的,他也不只搅了一次局了,这次他又来了。我看到他第一次出台演讲的视频后,就有一种感觉,好像是5年前我在华尔街看到的那一幕又在发生了。我认为,特朗普的出现,从本质上说就是当年占领华尔街运动的一种继续、一种复活。


(卢德之博士与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博士)

还有一个重要方面是,根据近年来我对美国各个阶层的了解,发现美国的底层百姓和年轻一代已经对美国的精英阶层高度不满了。他们需要找到一个像“疯子”一样的人,打破这个旧秩序。不一定说这个人能建立一个新秩序,但是他一定能打破这个旧秩序。这时候特朗普应运而生了。看到特朗普,我想起了中国当年的红卫兵,红卫兵能解决中国的问题吗?不能。但是,红卫兵的确能破“四旧”,却不一定能立“四新”。今天的美国社会发展,也到了需要这样一个人的时候了。所以在2016年4月,我在北京大学讲课时就讲到了特朗普现象的本质。到了美国选举前,福特基金会主席吕德伦先生到我家里来聊天,谈到即将进行的美国选举,他说,他那一票投给希拉里。我们开玩笑,打了一个赌。我说,特朗普先生会获得选举。会长先生笑了笑。我相信我的认知与判断。美国大选结果出来后,证明我的预测与判断没有错。

二、特朗普治理美国可能出现的两大特点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他的表现给世界带来了许多不确定性,这一点,刚才夏斌老师也讲了。现在看来,他的执政团队基本上是一个商人团队,而且是一些大商人,这个团队的财富总和超过了350亿美元,人类历史上也因此开启了由一个商人团队治理一个超级大国的先例。所以,特朗普治理美国的第一个特点是商人治国,是大商人团队治大国。商人治国到底有什么特点?商人治国和政治家治国到底有什么不同?大家都会想到一点,那就是说商人最讲利益。政治家不讲利益吗?政治家希拉里不讲利益吗?当然也讲利益。无论特朗普还是希拉里,他们都是坚持美国利益高于一切的人。不同的是,商人讲利益有很大的特点,商人最看重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至于未来的、价值观的,或者未来10年、20年以后的利益等,商人也可能要看,但是不会看得很重,也不会看得很急切。比如,商人看利益,首先是看当下能有多少人就业、工资能提高多少、保险金能增长多少,同时各种支出是多少、无论做什么成本是多少等,都是商人最看重的现实利益。这是商人执政的第一个特点。

第二个特点是什么呢?我认为,商人好像更能理解人性,更可能从人性来看一些问题。今天在座的多数都是商人,不知有这样的感觉不?我就有这样的感受。我的公司因为历史原因不得不安排一些人,这些人在公司里并没有什么实际的事要做,公司也要给他们发工资。但是,大家想一想,这样的人这样养着也是有问题的。为什么呢?第一,无事就生非。第二,给这些人发了工资,他们也不会感恩你,因为别人在做事,做事的人会有更高的收益;不做事的人还会想,你为什么不让我做事呢?同时,那些做事的人更有意见,他怎么不做事也拿这么多钱啊?结果是大家都不舒服,做老板的更不舒服。特朗普做了美国总统,就不是原来那个商人了,他现在做是另一个大老板了,是美国的老板了,他肯定会更加迫切地考虑扩大就业的问题。他毕竟是一个成熟的商人,而且70多岁了,他是懂人性的。他可能宁愿少要几个机器人,也要让更多的人不失去就业的机会。他也不一定要那么多互联网销售平台。比如马云说,他可以安排10万人就业,但他的电商系统可能让30万人下岗了,我们宁愿要30万人上岗就业,因为人需要就业。我想,特朗普深知这个道理。所以说,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特朗普不管怎么样都要加大发展的力度。当然,他在经济上还会使出更多的怪招,甚至以此作为遏制中国的手段,我们对此必须有所警惕,有所准备。

三、特朗普或许让我们更加自信

由于特朗普涉及中国的所有言论所表现出来的怪异出牌方式,现在许多人都在担心台湾问题、南海问题,说实话,我是不担心的。特朗普统治下的美国,会与世界许多地方发生有关意识形态的矛盾,军事冲突也可能发生,但这不会是他的主战场。他成为总统后会有许多制度上的约束与限制,但他毕竟是一个商人,他的算账方式可能出现新的情况。他会开辟许多战场,但他一定会把经济当主战场,如果说大规模军事战争或意识形态战争不太可能发生的话,经济战争一定会发生,要么贸易战,要么货币战。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并期待他身上所表现出来的东西,也许让我们重新看清许多问题,特别是其中两个大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不管特朗普先生成为什么样的美国总统,他都会让中国人更加自信。大家应该记得,1840年鸦片战争后中国人就开始不那么自信了。特别是在西方许多东西传过来以后,就更加认为我们的文化有问题了,就不断到西方去找“武器”。20世纪初,我们又从西方找来了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践结合在一起,解决了中国革命的问题。这是一个巨大的贡献。20世纪后期,我们改革开放的时候,又从西方找来了一些新的经济理论等,结合中国的原则与实践,不断解决了经济发展与财富增长的问题,但也积累了许多问题。与此同时,中国的许多精英表现出了一个偏好,他们总是认为西方比东方好、比中国好,把儿女送到西方去读书。现在好了,特朗普来了,并且当上美国总统了,可是他却认为美国许多东西是不好的,必须改变了。他甚至认为,美国的制度、经济、文化很有问题,美国的外交、军事也很有问题,美国的经济政策、美国参与国际社会的方式都很有问题,必须改变。美国的这位新任总统都认为美国有那么多问题,美国必须改变了,你还觉得美国有那么好吗?美国没有面临新的危机吗?所以,我们应当清醒地回归到我们自身的文化根基上来,看到我们的优长,看到我们有那么多好的东西。当然,这也不是说我们的文化就是最好的文化。我是说,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我们的根在这个地方,我们必须从这里再度出发。也就是说,由于特朗普的出现以及他的表现,很可能从另外一个方面增强了中国许多精英的自信心。

第二个问题是,中国制造业和实体经济有可能在未来5到10年间有一个飞速发展。现在看来,特朗普会加大美国制造业发展步伐,把制造业作为“美国再强大”的重要经济战略,并以此在全球采取措施。对此,我们更要具体分析与研究。我首先说明的是,我不反对“互联网+”,也不反对创业创新,这些都是必须的。但是,互联网也好、虚拟经济也好,所谓的新金融也好,都只能是工具。假如把互联网金融作为我们经济的主战场,那就一定会出问题。中国是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大国,如果不生产猪、不生产粮食、不生产水果,都靠互联网从国外进口过来,能行吗?就算你能把农副产品从国外引进过来,还能把最好的、最新的发动机引进过来吗?引进不来的。我们还是要发展高新技术,人民还是要做事、要就业,要挣钱的,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金融也好、互联网也好,都是要为生产、为技术创新这个大局服务的。前些年有一句很响亮的口号是,风来了,猪也可以飞起来了。但是,风一旦停了呢?猪肯定会摔死。所以,不要总是说市值多少、估值多少,陷入这样一种状态,投资一定会出问题的。与其大家都去投“猪”,不如去投“丑小鸭”。总有一天,丑小鸭会长成大天鹅。从经济发展、经济结构调整上看,有特朗普的存在,我们的金融本质更加明显,我们的制造业会更加主动地走上新的台阶,也更有利于产品的升级和整个经济的提质与发展。

四、民营企业需要大“将军”

刚才夏斌老师讲到,民营企业无论是就业人数、税收份额都超过全国总量的一半,占到了60%以上,但是现在的发展比例在往下掉。这是什么情况呢?这与国际经济低迷有关,也与国内经济结构调整有关。

就发展来说,我认为应当注意一个现象是,特朗普先生走的是一种商人集团治理国家的路线,中国不需要这样的方式。中国有很好的政治家,有他们指路,我们这些人就在市场上好好作战。我们将要面对的是更加严峻的市场经济大海,很可能是一场更加严酷的经济战争。既然是市场经济,是经济战争,那就一定需要经济将军。如果搞一批经济上的“太监”去带兵打仗,那是要出问题的。市场经济的将军从哪里来?我坦诚地讲,国有企业里也有一些,但是不多。国有企业里的将军们一般来说都当官当久了,很难出柳传志,更难出任正非、曹德旺。经济领域的将军——真正的大企业家一定是从市场中拼杀出来的,不是培养的出来;即使是市场培养的,也不是机关培养出来的。那么,这些企业家到底怎么成长?首先要有资本,要利用资本。企业家是资本的代表,但是仅有资本也是不够的,除了有资本以外还要有资本精神。

那么,什么是资本精神呢?资本就是能生钱的钱,就是钱它妈。但钱怎么生钱?就要给它注入一个灵魂?就是它要生好钱,不要生坏钱。这个灵魂就叫资本精神。所以,我们的企业家必须有资本精神才行;如果没有资本精神,他可能就是一个土财主、暴发户,可能今天赚了钱,明天去澳门,后天就玩没了,或者说可能放高利贷去了。这样的企业家越少越好。当然,去澳门玩,对税收也有贡献,但这个贡献跟他对社会道德、社会环境的负面影响相比,这个账就不好算了。所以,我们必须培养一批有资本精神的企业家、资本家。那怎么培养呢?我觉得,我们一定要有一个共识,要清醒地认识到我们这个时代的特点。

首先,这是一个资本的时代。资本现在的确是无处不在、无时不有了,既有正能量,又有负能量,而且已经深刻地影响到了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社会等各个方面,比如说甚至影响到美国的大选和两党政治了。第二,这又是一个必须走向共享的时代。随着互联网时代的深入发展,随着全球化的进程,甚至包括逆全球化的进程,大家应该看到,人类面临的问题几乎是一致的,比如环境破坏问题、核武器问题、恐怖主义问题、艾滋病问题、贫困问题等等。在这些问题面前,人类必须携起手来才有可能解决。例如北京雾霾,仅靠北京就能解决吗?必须靠大家共同解决。当共同解决问题后,这些成果谁来享受?肯定是大家共享。任何成果让全体共享,才是最好的方式,才是社会发展的真正方向。如果具体一点来讲,共享的结果必须是这样的:你好我也得好,你可以更好,但我也必须好,如果只有你好我不好,长此以往,我也不让你好,恐怖主义分子就是这么想的。那怎么才能做到你好我也好呢?必须要设定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就叫共享。所以第三,这又是一个必须用共享治理资本的时代。我认为,这也是习近平主席多次讲到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本内涵。但是,人类怎么才能实现共享?或者说怎么让资本走向共享?必须以共享来治理资本。我认为,这个治理必须是全方位的治理,既要有物理治理,又要有精神治理;既要有国际治理,又要有国内治理;既要有结果治理,又要有过程治理等等。

总体上说,必须把坏资本变成好资本,让资本为社会多数人服务。过去我们曾经共产,通过共产来共享是当年毛主席的一种革命与发展模式。这种模式下,大家可能比较平等,开始的时候大家也比较满意,后来不满意了。为什么呢?共产以后没什么“产”了,所以共产没什么“享”。后来我们通过“分产”来想推动共享,但做得并不那么好;有些人赚了钱后不干了,跑了,这样不好。我们现在是“分产”基础上的共享,这是我们追求、设计的新模式。在三个时代叠加的大变局之下,我们需要热情、需要担当,更需要理性,更需要培育企业家的资本精神,更需要我们立足大方向去思考发展的路径和办法。

五、21世纪的慈善将发展成为“21世纪慈善”

作为一个慈善家,今天我还想讲讲慈善问题。2015年下半年以来,我提出了“21世纪慈善”这个新概念。为什么提这样一个概念呢?因为20世纪慈善也就是所谓现代慈善,是以美国人为代表的慈善形态,针对的是20世纪里的慈善问题。21世纪的慈善无论从内容到形式,确实与以前的慈善不同了。21世纪慈善是以全球发展、全球治理为目标,以共享为最高价值,以慈善的形态参与到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乃至太空等各个领域的人人参与、人人受益的慈善新形态。传统的慈善主要是扶贫济困、帮助弱者,现在的慈善内容已经扩大了。

几年前,我在一次国际慈善会议上同洛克菲勒家族的人说,你们美国人一方面跑到伊拉克、阿富汗去打仗,另一方面慈善家又去做慈善。慈善家为何不早一点去做做工作,不让政治家、军事家去打仗,那该多好啊!后来我知道,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参与了伊朗问题的和解进程,出了很大有力,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这是21世纪慈善的力量。也就是说,慈善在21世纪发展中已经出现了新形态。在这样一种形态里,中华文化有一种更强烈的集体主义文化基因、共享基因,有可能发挥更大的作用。也就是说,共享将成为一种引领社会发展的重要文化元素。所以,在21世纪慈善里,中华文化有可能发挥引领作用。大家知道,在2016年11月的利马APEC会议上,中国已经历史性地走上了世界经济发展的舞台中心。这个时候,我们社会发展、慈善事业不跟上去吗?如果远远地落在美国人后面,我们对这个世界怎么交代呢?对我们下一代人怎么交代呢?我认为,资本精神的核心内容就是“三个拼命”,就是“拼命地挣钱,拼命地省钱,拼命地为神圣事业而花钱”。如果有了这样一种境界,知道怎么为了花钱而怎么挣钱,钱就会挣得更好。

(卢德之博士会见洛克菲勒家族掌门欧文迪女士及有关全球善财领袖)

六、长沙发展的一种新思路

说到长沙的发展,我从报表上看到,长沙很快将进入到万亿俱乐部,这是一件大事。按照2017年的规划,长沙800多万人民将把长沙推进万亿俱乐部,我对长沙有过一些考察,前段时间我们在长沙已经发起了一个产业发展基金。我们知道,在长沙以北斗为中心的智能制造业、新材料工业、生物科技工业等等在全国乃至世界都有一些领先的地方,这是我们发展的很好基础。长沙还有两个特点,一个是互联网产业发展势头很强。在当下的互联网人才中,湖南人占了相当大的比例,特别是骨干人才应该占到了三分之一以上。这些人才大多是两个地方的人,一个是益阳人,一个是邵阳人,这两个地方的人才都聚集在长沙了。长沙的房价也低,交通方便,这也是互联网企业最需要的。所以在湖南高举“互联网+”的大旗具有独特的影响力。同时,湖南人做发展基金的人很多。各种各样的基金里,聚集的人才也很多。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一件大事是,尽可能把科技、产业、互联网、基金等这几类人才融合起来,迅速形成集聚发展的势头与力量。长沙如果按照现在的发展模式,重点支持几大支柱产业发展,当然还要包括农业、旅游业、文化产业等,让几大骨干产业与基金联姻,得到各类基金的支持,未来应该会有一个飞速的发展。我特别欣赏长沙市政府提出的一个发展模式,政府以适当的方式参与发展基金,比如在这些基金中加入引导资金。我作了一个比较,这种模式在中部地区应该是最优化的。所以,全国的基金经理们、全国资本市场上的勇士们,都可以到长沙去创业、去发展,那里确实可以大有作为。

七、湖湘文化的核心可以概括为三句话、九个字

我刚才就说到了一个问题,湖南人喜欢说,湖湘文化的核心思想是敢为人先,心为天下。不能说这个概括不对,但是我觉得并不那么确切了。如果总是这样说,别的地方的人也可能有意见。我的问题是,湖湘文化到底有哪些自身的特点呢?我认为可以概括为三句话、九个字:第一句是“为天下”。我认为,湖南人做事有美国人做事的特点。我到美国去,发现美国人即使3个人做的小慈善机构,也会考虑到拉丁美洲去做,到非洲、亚洲去做,他们有一个面向全球的布局。从这个角度上说,湖南人就有这种“向全球布局”的特点,总是把天下的事当自己的事来做,总是想让天下人知道我在为天下做事。当然,这是为天下人做好事,不做坏事;是为天下人服务,而不是让天下人为我服务。

第二句叫“看底牌”。湖南人喜欢的一种游戏叫“三打哈”。我也只会搞这个娱乐。我反复研究了这个游戏。四个人一起打牌,三个人“打”一个人,而且还说你这一个人是一个“哈”。“哈”是什么意思?我理解是“傻子”的意思。一个人愿意做傻子,跟三个人对抗,而且大家都争着做这个傻子,这可不是雷锋啊!本质是干什么呢?就是“看底牌”!湖南人为了“为天下”就敢于看底牌。看底牌需要勇气、智慧与稳打稳扎!

第三句更加绝对,叫“断后路”!比如谭嗣同老先生,他觉得如果不把自己的头放在桌子被刽子手砍下来,就对不起列祖列宗,对不起父老乡亲,一副“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的悲壮与豪迈!再比如陈天华,面对日本的罪恶行径,他完全可以回来再做筹谋,也可以跳黄浦江啊!可是他不。他一听到“二十一条”就不干了,在日本就跳海了,以死来唤醒中国人民!当年的屈原面对昏庸的国君,恨铁不成钢,但没必要跳汨罗江啊,你一个人跳了江就能救国了吗?如果不跳,还可以潜伏下来多为国出力。但是,如果是那样,也就不是屈原了。是屈原,就不跳不行,不跳就不是屈原了。为什么呢?为国为民,他要把后路断掉,以死明志!所以我认为,这才是湖南人的气概和气质,也是湖湘文化的核心:为天下!看底牌!断后路!有此气概和气质,才是真湖南人!

最后,让我们携起手来,为湖南的发展、为长沙的发展,为中国和世界的发展,一起来“为天下,看底牌,断后路”!谢谢大家!

 



 

您是第 位访问者 京ICP备08103007号 版权所有:华民慈善基金会